喔刷全国代理加盟热线: 微信:97997365

七成上市中小银行去年资本充足率下降 资本补充与转型迫在眉睫

  记者 李娜 实习记者 丰凤鸣 报道 

  随着上市公司年报的逐步公布,不少上市城商行、农商行2020年的业绩也浮出水面。截至4月14日,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已有23家A股、H股上市城农商行披露2020年业绩。其中,资本充足指标方面,有16家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下降,占已披露年报上市城农商行的69.6%。 

  具体来看,其中5家银行资本充足率同比下降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,下降程度比较明显。降幅最大的是盛京银行,下滑了2.31个百分点。相比而言,农商行的资本紧张情况更加严重,披露数据的6家上市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均有下降。目前23家银行中,仅有宁波银行、威海市商业银行、无锡农商银行3家的资本充足率高于同期商业银行14.70%的平均水平。 

  资本充足率反映银行稳健经营和抵御风险的能力。行业人士指出,上市中小银行普遍存在资本补充的压力,从原因分析,这与利润增速放缓、不良信贷增加、信贷投放加大、外源资本补充渠道少等因素有关。提升资本充足水平,从根本上来说,中小银行须加快对此前“高资本消耗”的传统粗放经营模式改革,调整优化资产结构,走“轻资本”、“轻资产”的转型之路。 

  资本充足率普遍下滑 

  我国中小银行大概有4000多家,总资产在77万亿元左右,中小银行是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“三农”、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主力军。2020年,中小银行利用自身扎根基层的优势,持续为相关领域提供优质金融服务。但与此同时,这类机构资本充足率普遍出现下探趋势,资本补充需求不断增大。 

  据统计,包括A股、H股在内,目前已上市的城商银行28家,农商银行10家。截至目前,共有17家A股上市城商行、6家H股上市农商行公布了2020年财务报告。记者梳理发现,截至2020年底,这23家银行资本充足率均达到监管标准,其中无锡银行资本充足率最高,为15.21%,九江银行最低为10.71%,逼近10.5%的最低监管红线。 

  七成上市中小银行去年资本充足率下降 资本补充与转型迫在眉睫 

  与2019年底数据相比,上述23家银行当中有16家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下降,占已披露年报上市城农商行的69.6%。从下滑幅度来看,徽商银行、盛京银行、晋商银行、常熟银行、广州农商行下滑资本充足率同比下降幅度超过1个百分点,下降程度比较明显。其中盛京银行截至2020年底的资本充足率为12.23%,较上年末下降2.31个百分点,降幅最大。 

  根据银保监会此前发布的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,2020年四季度末,商业银行(不含外国银行分行)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.72%,较上季末上升0.28个百分点;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.04%,较上季末上升0.36个百分点;资本充足率为14.7%,较上季末上升0.29个百分点。对比来看,上述23家银行中,除宁波银行、威海市商业银行、无锡农商银行外,20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均低于同期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。 

 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,相比上市城商行而言,上市农商行的资本紧张情况更加严重。数据显示,披露了2020年末资本充足率的6家上市农商银行数值较上年末均有下降。常熟银行、无锡银行、渝农商行、江阴银行和广州农商行、九台农商行分别下滑1.57个、0.64个、0.6个、0.81个和1.67、0.61个百分点。 

  一位银行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,通俗来说,资本充足率衡量的是银行的杠杆化程度,“从盈利角度看,资本充足率并非越高越好,因为资本充足率越高,商业银行开展资产业务所需资本的支持数量就越多,不利于效益。”但在经济下行的时候,商业银行需要提高资本充足率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。 

  向“轻资产”转型方能解渴 

  从影响因素看,资产端业务规模持续增长是银行资本消耗加快的主要原因之一。风险加权资产随之增长,直接影响银行资本充足率,也为后续风险暴露埋下隐忧。 

  以截至2020年末资本充足率同比集体下降的6家上市农商银行为分析样本,其中广州农商行降幅最大。该行年报显示,截至2020底,广州农商行风险加权资产6565.72亿元,较年初增加585.92亿元,增幅9.80%。相比之下,同报告期内该行资本净额824.70亿元,较上年末减少26.23亿元,降幅3.08%,远不及风险加权资产增速。 

  七成上市中小银行去年资本充足率下降 资本补充与转型迫在眉睫 

  根据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(试行)》,资本充足率=资本净额/风险加权资产*100%。一减一增之下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.56%,较上年末下降1.67个百分点。 

  风险加权资产包括信用风险加权资产、市场风险加权资产和操作风险加权资产。广州农商行表示,2020年该行风险加权资产较上年末增速较快,主要是表内外业务信用风险加权资产较上年末大幅增加,且操作风险加权资产较上年末有所增加。 

  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较快的情况在上市农商行中普遍存在。记者统计发现,截止2020年末,常熟银行、无锡银行、渝农商行、江阴银行和广州农商行、九台农商行的风险加权资产规模分别为1638.4亿元,1278.48亿元,7839.24亿元,908.17亿元,6565.72亿元,1612.11亿元,相比2019年末分别增长18.14%、12.21%、9.96%、9.12%、9.8%、13.66%。3家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超过了10%。 

  七成上市中小银行去年资本充足率下降 资本补充与转型迫在眉睫 

 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一直是行业关注点。继2020年提出“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”后,3月5日,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在谈到深化财税金融体制改革时,再次明确指出“要继续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”。可以看到,2020年至今,银行业为补充资本金进行IPO、发债、定增、配股的消息不断传出。据银保监披露的数据,2020年,通过发行优先股、永续债、二级资本债等工具商业银行补充资本1.34万亿元。 

  不过,多位受访的行业人士均向记者表示,外源性资本补充只能暂时缓解资本压力。中小银行须加快对此前“高资本消耗”的传统粗放经营模式改革,优化资产结构。在保持投资总量和投资效益提高的同时,压降风险加权资产,优先发展低资本消耗业务,是下阶段中小银行资本管理的重点。走“轻资本”、“轻资产”的转型之路,才能从源头上解决资本困境。 

相关文章

我也留言

*

*

扫描二维码